首頁 / 客家文化
   
 
  指客家人共同創造的文化,包括客家話、戲劇音樂、舞蹈、工藝、民俗等。客家文化源自中原漢人南遷時自身所保留的宋時期的華夏文化和中原文化。 崇文重教,耕讀傳家是客家文化的特點,客家文化的基本特質是儒家文化。    
             
 
 
 
     

主要流行於廣東福建江西臺灣等地的客家人當中,主要靠口頭創作,隨意而出,是客家音樂的代表。歌詞形式多為七字,講求平仄押韻,但並非全部的字都嚴格要求平仄。特色是 即興、融合客家人生活題材且擅用隱喻與雙關。

在古代詩詞是可以吟唱的,客家山歌的基本結構如七言律詩般為七言四句,各地漢人都有山歌,山歌是勞動人民在勞動中,在野外即興編創的歌曲,山歌可分為一般山歌、田秧山歌、放牧山歌三類。


   
     
     
       
     

客家族群多遷徙且居住在客家地區,勞動出汗多,需補充鹽分以維持體力,因此飲食傾向多油多鹹的重口味菜,並且好用各式處理過的醃製菜類作為食材入菜。
客家飲食文化也傳承了部份中原文化,例如粄條米篩目、齊粑 是客家人利用製作麵食的方法來製作米食,而客家擂茶是唐朝中原人飲茶的模式。

   
*齊粑:客家人最常食用的粄,不論婚、喪、喜慶、廟會、拜拜都會用到齊粑,做法是先將糯米蒸熟,在放入石臼裡打,兩人用舂臼槌輪流打,為求打得均勻,另一人則在石臼裡將齊粑翻轉。    
             
       
     

*擂茶:客家人歡迎上賓的茶,以前是用三生湯---生米、生茶、生薑,現在則豐富許多了,有:黑芝麻、白芝麻、花生、黑豆、黑麥、燕麥、小麥胚芽、糙米、薏仁、山藥、綠茶、葡萄乾、南瓜子…


   
             
      *紅粄:客家人遇辦喜事大都會打紅粄,做法是將粄脆煮一些,再揉進剩下的粄脆中加入食用紅色素,揉好,分塊成型再包甜豆沙、花生粉、紅豆餡,包好的粄團再用「粄印」印出龜甲的花紋。    
             
     

 

為什麼齊粑會成為客家人在婚喪喜慶時最重要的食物呢?有種說法是這樣的:因為客家人早期生活較窮困,而齊粑的原料是糯米,糯米吃後很容易就有飽足感,所以在上菜前吃了齊粑後,很容易的對桌上的菜就不會吃得那麼多了,這方法對勤儉的客家人來說,是有其意義在的。

客家人勤儉刻苦,平時省吃儉用,只在年節與朔望祭拜祖先神明,或是婚喪喜慶宴客才會宰殺牲畜。為了不浪費食材,極講究妥善運用牲畜之各個部位作成佳餚。演變至今,已形成「四炆四炒」的八道宴客標準菜色。



   
       
      客家戲曲原本由民謠基礎搭配腳色扮演,漸漸形成有情節的「三腳採茶戲」,是一種二至三人扮演的小戲,內容簡易以一析戲為腳本,根據以往小時候(四十年多前)晚上看到在走江湖賣膏藥的戲班,常有三腳採茶演出,但時間均在十五分鐘內。內容多以張三郎採茶、賣茶的故事,兄妹及姑嫂間逗趣、溫馨的場景。  
     

後來以一樣的情節角色發展出所謂的「相褒戲」,也是屬於小戲的一種形式。但題材不限張三郎的故事內容,情節更具發展性,演員具有較大的揮灑空間。除了逗趣幽默更加上兩角色之間互相嘲弄,數落和褒獎對方的對白,誇張的劇本和動作也較生動活潑!

 
     

當相褒戲發展到觀眾群越來越多時,台下常常是座無虛席,也為演員賺進不少錢。當時為了競爭及爭取觀眾,於是想出新點子,剛開始演員端茶給觀眾喝,收取紅包。後來變成不下台了,而是在台上拋出菜籃,菜籃用繩子繫住,觀眾則在籃內放置物品,如手帕、扇子、筆等生活用品,然後演員以此物品為題唱山歌,故這題目可稱做「彩題」,又稱為「彩題戲」。

 
     

在「試探台灣客家台灣的形式」一文中提及,客家地區在採茶戲出現之前,已有當時流行的戲曲,如亂彈戲、四平戲,京劇官話演出。當時亂彈班為主的「新福陞」班主鍾海明是桃園客家人,出生於1874年,殁於1931年。在「新福陞」班解散後,有演員參加其他「四平班」演出。

 
     

在各種戲種交流衝擊下,四平戲加入京戲得身段及各種新技巧,甚至加入京戲的曲目。四平戲是以鑼鼓和嗩吶為主,不用絃索樂器,節奏緊湊,較受觀眾歡迎,於是漸漸取代了在唱工及身段節奏較慢的亂彈戲。

四平戲在客家地區甚或歡迎,於是漸漸地也加入客家人常唱的山歌、小調及京戲等。結果,很快的客家戲團不再以演唱四平戲為主,反而唱起平時就在客家人郎朗上口的老山歌、山歌子、平板及大量的小調曲目。

 
    至於「大戲」,則是演員足以充任各門腳色,扮飾各種人物,情節複雜曲折足以反映社會百態,其表演程式與藝術形式成熟完整。目前臺灣客家戲演出,多以大戲型態呈現。  
   
   

客家人具有比較重視教育的族群特質,傳統的理想生活境界是「晴耕雨讀」「詩書傳家」,客家人珍惜文字,尊重有知識的讀書人,敬重文明,成了歷代相傳的古風。

 
   

客家人敬重文明,重要的表徵就是「敬惜字紙」的舊習,在傳統客家人心目中,造紙不易,文字是聖神的化身,因此寫有文字的紙張不能隨便丟棄,必須集中收到專門燒字紙的「聖蹟亭」或「惜字亭」中焚燒,所以每逢初一、十五都會有些老人自動到村中收集字紙。由於敬惜字紙,在民間信仰上也特別敬拜造紙的倉頡。


 
   

客家人是個遷徙的族群,由於長期生活在困苦的環境中,深知要改變現狀,最好的辦法就是讀書,求取功名以出人頭地,客家人視文化知識為生存競爭的主要手段,所以文風鼎盛,人才輩出。有許多客家諺語就表達了這種意義,如「有子不讀書,不如養大豬」「不讀書有眼無珠」等,台灣客家人在戰後60年來,能夠憑其對教育的重視,以較高的教育成就來改善其社經地位,即是最好的寫照。

 
       
   

過去客家人有自己的日常服飾「藍衫」,客家傳統服飾為「上穿大襟衫,下穿大襠褲」其顏色以青色、黑色為主,以其不易沾汙,又為便利勞動耕作,皆著衣褲,不著裙,給人素雅而嚴肅的印象。

 
   

然而,隨著時代的改變,現代臺灣已很難從穿著習慣,確認客家的族群屬性。而且,最後的傳統客家藍衫使用者在美濃東門樓前消失之後,藍衫就從生活服飾轉變成形象服飾,藍衫成為客家運動場合的「制服」,或者是客家歌舞表演者的象徵性穿著。不過,近年來各界漸漸體認到這個困境,開始將客家服飾從象徵性的標籤,轉回生活化的新時代客家服飾。

 
   

然而,隨著時代的改變,現代臺灣已很難從穿著習慣,確認客家的族群屬性。而且,最後的傳統客家藍衫使用者在美濃東門樓前消失之後,藍衫就從生活服飾轉變成形象服飾,藍衫成為客家運動場合的「制服」,或者是客家歌舞表演者的象徵性穿著。不過,近年來各界漸漸體認到這個困境,開始將客家服飾從象徵性的標籤,轉回生活化的新時代客家服飾。

 
   

政府部門也在客家創新服飾文化上表現相當積極,嘗試引發領頭作用:行政院客家委員會、桃園縣政府等各級政府與年輕設計師推動的客家花布衣飾創造;苗栗縣政府與苗栗市公所,分頭推動符合新時代需要的「客家衫」,都是值得收藏與欣賞的對象。

 
       
   

臺灣客家建築幾乎和中國原鄉截然兩異,整體而言。臺灣的客家建築從中國原鄉帶來了家神祖先信仰,確立了「宗祠」、「家廟」、「公廳」等客家特殊建築類型。

在空間的表現上,具體呈現在「公廳」與「禾埕」,這兩個一虛一實兩個空間所貫串起來的組合,「日字廳、曰字井」,形成了「家族昌盛」的象徵意義。


 
   

在材料的運用上幾乎都是因地制宜(從精神的層次,也可說是延續原鄉之傳統),用泥土、用火磚、用木、用竹,率都以建築物的在地資源優先考量。在色彩美學上,創造了與原鄉「白牆烏瓦」截然兩異的審美價值觀,逐漸吸收了閩南「紅磚紅瓦」的新風味。


 
   

在空間格局的設計上,一方面堅持著公廳的家族性公共空間的規矩,另一方面也因地制宜形成南北分殊、西東各異的在地化客家建築風格。著名的新竹縣北埔天水堂姜屋、屏東縣佳冬蕭屋、六堆夥房與美濃菸樓等等優秀的客家傳統建築,都可以看到臺灣客家建築落地生根的具體軌跡。

 
    在客觀的空間文化的欣賞上,也可以結合不同地區與家族的產業型態,瞭解每個在地性客家建築的價值所在。例如,北臺灣因為清末、日治時代初期樟腦產業之故,建築從農業型態的居家規模轉變為與其他族群更緊密互動的多元產業生活空間,紅磚的運用結合原鄉宗族空間的營建文化,型塑出極為優異的客家庄建築美感。  
   

南臺灣最具特色的空間形式,應可說是創造了正身與橫屋之間的「廊間」〈或稱「廊仔」〉,廊間相當程度反映了原鄉中國所未有的熱帶性氣候的生活空間需要,相當開放的空間〈三個經常不關闔的門、兩個室內間門、兩個透空式窗戶〉,經常當成家庭內客廳、灶下或餐廳等最主要生活核心。


 
     
       
    有三山國王廟 的地方就有客家人,因為三山國王信仰主要是客家人才有的,傳說三山國王是客家人移民時的守護神,三山國王是三座山的山神---黑臉巾山、紅臉明山、白臉獨山,因為顯靈護民護國,唐朝皇帝封做「三山國王」。  
   

台灣大致有150座以上的三山國王廟 ,新台北市新莊的「廣福宮 」有百年歷史,建築保存最完整;彰化「霖肇宮」是最早的三山國王廟 ,在明朝就傳來台灣;宜蘭的三山國王廟有34座,數量最多,客家人早期來到台灣,奉請三山國王座隨身保護神,在各地開墾時建廟奉拜,求得庇祐,所以三山國王一直被客家人做為守護神。

 
       
   

義民爺是台灣客家人的傳統信仰,1955年,政府將農曆的7月20日定做義民節。台灣客家先民很辛苦的來到台灣,到處有民變發生,清朝兩次民變所犧牲的自願義軍,就是客家義民爺。

 
   

所謂義民,是指一批為保鄉為土而犧牲生命的客家先民,義民爺大多數都是客家人的祖先,他們本來是負耒荷鋤開闢這片土地的拓墾者,因保衛家園而犧牲生命的先烈先賢。在南部六堆的忠義祠為代表。客家文化的信仰中「南忠勇,北義民」是相當堅定的信仰代表,這一北一南的信仰重心代表客家人團結一致的精神象徵。

 
     
   

桐花祭以雪白桐花為意象,傳遞客家人敬天地、重山林之傳統,更以桐花、山林之美為表,客家文化、歷史人文為核心,展現客家絕代風華。油桐強韌的生命力,恰如客家人的硬頸精神。

 
    每年春夏交替之際,臺灣彰化以北山區、東部的花蓮、臺東,到處都可以欣賞到油桐花滿山遍布的雪白美景,尤其是桃園、新竹、苗栗一帶客家庄四、五月更是白雪紛飛,形成臺灣最美的風景。  
   

客家人經歷兩、三百年「開山打林」的歷史,滿山遍野的油桐樹,曾是客家人早年重要的經濟作物,所以油桐樹與客家人的淵源相當深厚。
油桐生命力強,也被用來描述性格節儉、堅毅的客家人。隨著時代變遷,油桐樹的經濟價值不復存在,但是強勁的生命力,仍在山林間隨春日時節花開花落,為客家庄的經濟變遷做最好的見證。也如同歷經多次遷徙的客家民族,在面對不同環境的淬煉中,總是堅守根本、堅持創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