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照離我們很遙遠嗎?
 

台灣人口結構快速朝向高齡化少子化發展,凸顯長期照護問題的迫切性,實際上這個問題已經困擾著許多家庭。立法院三讀通過長期照顧服務法,就是要幫助需要長期照護的失能者照護者以及失能者的家庭

據財團法人保險事業發展中心研究,國人平均約在73歲開始失能,且存活期間平均有8~10年需要被照護。依據台北市至善老人安養護中心主任鍾美蘭統計,一個人必須準備近三百萬元才能安心入住品質較好的長期照護中心,後續一些耗材包含氧氣、抽痰管、尿片、管灌食物等費用支出每月近二萬元,這些長期而且龐大的費用,對於一般家庭來說,都已經是一筆沉重的開銷,更不用說是因為意外而失去家中經濟支柱的失能家庭。

出院的第一天,可能是失能的開始。走入人生下半場,避免不了衰老、病痛、臥床... 拖著病懨懨的身子,就算活到高壽,日子也未必好過。台灣人口結構快速老化。
國家發展委員會推估:
2018年:老人比例超過14%,台灣邁入高齡國家
2026年:老人比例超過20%,晉升超高齡國家

失能,有輕、中、重度之分!
輕度:佔所有失能老人的3成
中重度:分別佔10∼15%

當身心功能開始喪失,若沒有外在的生活支持、協助及相關的醫護服務,對於長期照顧的需求只會愈來愈強烈。無可避免的照顧責任,直接衝擊一個家庭的經濟和時間分配。勞動部推估,台灣1153萬勞動人口中,有231萬的人雖然不是主要照顧者,但隨時須分攤照顧責任,白天上班、晚上接手照顧,或經常要請假帶長輩就醫。換句話說,每5個上班族就有1人踩到長照地雷。為了照顧失能家人,影響到的不只是照顧者的經濟,也波及台灣的勞動力。

據世界衛生組織(WHO)定義,65 歲以上的長者為「老年人」,當老年人口比例超過14%,為「高齡社會」,超過20%即為「超高齡社會」。台灣在1993年老年人口占總人口比率已經超過7%,成為「高齡化社會」;預計於2017年成為「高齡社會」,到了2025年甚至可能更早,就會超過20%,正式成為「超高齡社會」。攸關百萬家庭的「長期照護服務法」草案在2014年1月通過立法院初審,這個法案和每一個 人息息相關,我們不一定會生病或發生意外,但一定會漸漸老去,面對老後的生活,無論是至親或是自己、無論是擔任照顧者或是被照顧者,你,知道該準備什麼嗎?你又準備好了嗎?

長期照顧問題是每個家庭都會面臨到的問題,由於長照的服務非常多元,個案與其家庭往往不易了解自己在這多元的服務資源中如何將資源客製化以更貼近其需求,進而達到真正減輕家人照顧負荷的目的。基於長照十年計畫2.0的服務行列中需要由各類醫事專業人員積極參與,應如何透過其精心設計的運動課程,讓失能的個案能藉由增強肌力智力避免跌倒延緩衰老,進而增進動作功能、提升生活自立能力,改善生活品質。

照顧管理專員正是串連這些多元服務項目的靈魂人物,其透過家庭訪視完成了個案發掘、轉介、需求評估、服務資格核定、照顧計畫擬訂、連結服務,並進行後續品質監督結案工作,即使在民眾不符合政府所規定的資格下,亦可協助轉介給相關的機構以提供協助,因此照顧管理專員可稱為長照服務輸送的靈魂人物。

物理治療師的服務內容除了大眾所熟知的徒手操作治療、運動治療、物理因子治療(冷、熱、光、電、水、超音波等)、牽引、振動或其他機械性治療、義肢、輪椅、助行器等各項裝具的使用訓練及指導外,亦針對人體局部或全身性的功能障礙或病變施予適當的治療與矯正,使得個案盡可能地恢復其原有的生理功能,另物理治療師的服務也延伸服務到長期照顧及社區預防失能的領域。未來,物理治療在長照2.0陸續推動的「預防及延緩失能照護方案」中,亦將持續扮演著重要且關鍵的角色。

而向來素有「失能個案生活魔法師」之稱的職能療師也在長照服務上扮演著相當重要且關鍵的角色。如何應用職能治療師所提供之多元職能治療活動,結合「生活功能重建」與「生活型態再造」模式之模組課程,達到預防疾病、矯治障礙、協助適應與增加生產力,以預防生理、心理及社會功能的退化,進而提升個案生活品質是很重要的。

職能治療師的服務對象包括︰衰弱及失能族群、認知障礙、輕中度失智族群等。對於衰弱族群,除了要注意體能退化的問題外,還需要加入促進健康的生活型態(自主健康管理)的概念與介入;而輕中度失能族群,則需要維持促進健康的活動參與,並在引導下改善生活活動型態,以適度的提升其功能。至於認知障礙輕中度失智的族群,則可藉由非藥物治療活動團體,以維持失智症個案之最佳功能狀態,減緩認知之退化並提升生活品質,另外,可透過在進行團體活動時,提供照顧者喘息與交流空間,安排照顧者參與照顧訓練課程,以增加照顧者在家面對失智個案的應變能力。目前,除了在醫院服務的職能治療師外,在社區設置的「職能治療所」,也是職能治療師的舞台,未來,職能治療在長照2.0陸續推動的「預防及延緩失能照護方案」中,仍將持續扮演著重要且關鍵的角色。

對於在原住民族、離島及其他資源不足地區所建置的照管中心分站服務的照管專員而言,除了現有的照顧管理工作外,若服務對象亦為經濟弱勢之個案,則其除了連結個案既有的服務資源外,還需協助開發、建置服務資源,以盡可能滿足當地民眾的多元需求。也因此,照管專員不僅是民眾長照需求的代言人、政府資源的守門人,更是服務資源的連結及開發者。

面對高齡社會,衛生福利部護理及健康照護司司長鄧素文說,根據現在老年人口增加的比例,臺灣將於 107 年邁入高齡社會,甚至在 7 年後的 114 年更老化成「超高齡」社會,速度之快已經成為未來社會重要的課題,如何因應如此快速的人口老化變動,就必須仰賴完善 的「長期照顧服務」「長期照顧保險」制度建立。除了訂定完整的長照法令制度之外,積極培訓長照服務的管理和服務人才,建立全面性完整性的長照服務體系和照顧服務網絡,使得照護資源能有效運用發揮功能,也讓有照護需求者能及時獲得所需要的照顧服務。更重要的是透過公共衛生、醫療服務、健康教育以及高齡者的社會參與和健康管理等等,使高齡者能有更良好的自理生活的能力,延緩進入失能狀態,這個理想的境界,需要大家共同努力來促使其實現。